上海浩凌贸易有限公司
021-51383669/51385366
Shanghai Haoling International Trade Co.,Ltd.
N
新闻中心
EWS CENTER
电子信息时代,警惕新的“赢家通吃”
来源: | 作者:浩凌 | 发布时间: 2017-09-28 | 1045 次浏览 | 分享到:
他试图对垄断说“不”,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提醒电子时代新的垄断,认为新的“大象”依然要靠“规制”监管来驯服,通过竞争提高市场效率,实现公平。

电子信息时代,警惕新的“赢家通吃”

他试图对垄断说“不”,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提醒电子时代新的垄断,认为新的“大象”依然要靠“规制”监管来驯服,通过竞争提高市场效率,实现公平。采访中,记者多次探寻他经济学理论的价值观根源。梯若尔也坦言,从小生活优渥,但这不代表他漠视弱势人群。每个人的存在都是一个偶然:你也许出身富贵而我出身贫困。所以,追求公平,是使每一个偶然性的小概率,获得机会公平的大概率。所以说经济学不是冰冷的数字游戏,而任何学科的翘楚,都因为指向人文的高梯而令人敬仰。

今年63岁的让·梯若尔和妻子6日从印度南部飞抵南京,出席次日在南京举行的新华高峰会。对梯若尔的采访是在以分钟计算的三个见缝插针的时段,这位典型的法国绅士,尽管有着时差和旅途困顿,但始终目光炯炯、温文尔雅。

关于诺奖——来自瑞典的电话响了15分钟

2014年10月,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以表彰其在市场力量与监管中的分析研究成就。诺奖委员会认为,梯若尔的理论为垄断管制研究注入新的生命力,是驯服垄断寡头公司的利器。

记者:听说你得知自己获奖,给90岁的母亲打电话时,先问:“妈妈,你现在是坐着吗?”

梯若尔:呵呵,没错。我母亲当时90岁,她头脑很清楚,但我担心她身体虚弱。当时巴黎时间中午12点多,我正在散步,手机处在静音模式,当我发现有来电时,显示来自瑞典的电话已持续了15分钟。然后电话那头恭喜我获奖,然后解释为什么要持续等待15分钟,因为下午1点就要宣布……我立刻给妻子打电话分享这个好消息,然后是我的母亲,第三个电话打给我所在的法国图卢兹大学,因为担心记者会立刻冲过去……

关于“天才”说——数学功底有助于经济学建模

梯若尔被誉为当代“天才经济学家”。30多年学术生涯中,累计发表300多篇高水平论文,以及11部专著。研究内容更是涉及当今经济学最前沿领域,在宏观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博弈论、激励理论、国际金融,以及经济学与心理学的交叉研究方面都具有杰出贡献。

记者:外界评价你“专为经济学而生”,简历显示,你25岁才真正开始涉猎经济学。25岁获得巴黎大学决策数学博士学位,此后才开始学习经济学,28岁获得麻省理工经济学博士学位。

梯若尔:没错,我的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是希腊语、法语老师。十分重视家庭教育的母亲在我小时候就向我灌输知识的重要性。我从小喜欢数学,数学功底使得我可以把经济学领域中最为本质的规律和成果通过简洁的经济学模型和语言表达出来,最终整理成系统性理论框架。而我一接触经济学,就喜欢!理论可以投射到现实生活中,造福社会阶层和大量人群,这太有成就感。

记者:你有着难以置信的高产:30多年学术生涯中,累计发表300多篇高水平论文,以及11部专著。你是如何做到的?

梯若尔:我其实有很多爱好,网球、乒乓球、慢跑、音乐、戏剧等。我也喜欢陪伴家人。可是因为没有太多时间,这些爱好不能全部得以所偿。我不用社交软件,我必须专注。每天只睡6小时,常年如此。因为热爱,所以专注;换一个角度,没有热爱,勤奋又有何意义?

关于驯服”大象”——很多电子平台形成新的垄断

记者:过去二三十年间,你的理论得到广泛应用:刺激政府更好地激励垄断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同时阻止它们对竞争和消费者造成损害,从而驯服各行业的“寡头”企业这些“大象”。在当今社会,它的价值如何体现?

梯若尔:电子信息时代,我们同样需要反新的垄断。当前,苹果、微软和谷歌等科技巨头向消费者提供的产品在价格上也许是免费的,但他们围绕最新科技开展的竞争却会导致其在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我们担心出现新的“赢家通吃”。新的经济条件下,很多电子平台现在都是垄断者,或者说寡头。垄断大公司发现就不需要竞争了,也懒了,收费高了,服务也就差了,所以我们需要引入其他的竞争,要让更多的参与者能够更好地进入市场。

记者:还有新的担忧。比如,搜索引擎是互联网时代最便捷的窗口,网民通过搜索框接触需要的产品与服务,但竞价排名体制需要避免商业利益绑架:谁出的钱多,谁就排在前面。这样的误导不仅缺乏公正更会带来危险。

梯若尔:避免绑架的方法是公众监督、行业自律、政府监管,多种力量平衡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之间的冲突。在美国,有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与美国搜索引擎行业协会,FTC作出很重要的两条规定:一是广告内容与新闻内容必须标志清晰明白,二是不能屏蔽搜索结果,不能通过人工干预搜索结果。在法国,除了政府监管,还引入独立第三方机构监管,这样的第三方机构类似“吹哨人”,如果政府不作为,那么它就敦促政府作为。

关于监管尺度——要促进公平也要留下竞争缝隙

梯若尔:在法国,“优步”的发展也很有意思,一开始,优步公司给予司机返利,但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种专业垄断,没法再次对整个价值链产生积极影响,等于把利润全部都给吸收过来,所以政府就进行了干预。

记者:中国网约车市场也遇到类似问题。一开始,价格战和出行补贴使得网约车吸引大量用户,也对传统出租车行业造成极大的冲击。政府之后出台监管新政进一步规范网约车。但是人们也提出疑问:政府监管的大门到底开多大适宜?

梯若尔:我想用我的理论简单回答。首先,任何竞争都是好的。比如在法国,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因为冲击变得越来越好,他们甚至开发自己的APP。政府对行业的监管是必要的,但不能监管过度,因为监管太重会抑制创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初入公司都能够通过缝隙切入市场,我们要保证最起码的准入途径,就需要政府和监管机构保证最起码的缝隙存在,让新的公司进入。

关于回国——薪水缩水但能推动本国学术建设

记者:1988年,你当时已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正教授,却毅然接受只有麻省三分之一的薪水,回到法国与让·雅克·拉丰共同创立法国图卢兹产业经济研究所。为什么?

梯若尔:我不是狭隘的爱国主义者,就像现在,我们国家有不好的做得不对的,我也大声指出。但是,我总觉得,回国后,推动本国的学术研究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而我现在,也在推动我们的研究所提高教授待遇,给予他们更多的平台和发展机会。

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学应该是一门“使人幸福的科学”,而在梯若尔看来,经济学研究不仅可以使得市场变得更好从而“使人幸福”,而且这一过程也使他“十分幸福”。他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因为这样的人文情怀,丧失对客观公允的判断,因为任何主观的倾向都是危险的。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21-51383669
在线预订